>

中国第二大水电站溪洛渡蓄水,三峡枢纽加大下泄备战防汛

“根据目前水情特点,局里制定了蓄水期间航道维护工作应急预案,一方面,及时向长江航道局汇报,积极同上游水利枢纽单位联系,了解流量信息,分析水位、水势变化,制定各项维护措施,如根据水位的变化及时探测浅滩航道水深,调整航标,确保航道维护尺度。”据长江泸州航道局航道处工作人员代永见介绍,目前,该局已加强值班驻守制度,工作人员24小时昼夜值班,各基层航道管理处加强水位观读,勤移标,勤检查,随时做好迎接更低水位条件下航道维护工作的各项准备,确保长江泸州段辖区内的航道畅通。

“困难局面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从长远来看,需要从国家层面建立一个水电枢纽蓄水调度的协调机制。” 邓乾焕说。根据溪洛渡、向家坝枢纽2013年蓄水安排,溪洛渡初期蓄水至540米高程将持续到6月中旬,而紧随其后,向家坝将从6月21日开始向370米高程蓄水位冲刺,上游航道“口渴”的状况可能要延续到七月份。

溪洛渡水电站位于四川省雷波县和云南省永善县接壤的金沙江峡谷段,总装机1386万千瓦,是一座以发电为主,兼有拦沙、防洪和改善下游航运等综合效益的大型水电站。溪洛渡拦河大坝为混凝土双曲拱坝,坝顶高程610米,最大坝高278米,水库正常蓄水位600米,死水位540米,水库总库容126.7亿立方米。溪洛渡水电站2005年12月正式开工建设,2007年11月大江截流,2013年首批机组发电,2015年工程全部竣工,目前,大坝高度已超过100米。溪洛渡和下游的向家坝水电站下闸蓄水后,狭窄,江水汹涌澎湃的金沙江水位升高,形成高峡平湖,为水运创造了大好条件。

新华社武汉4月25日电为加快腾库防汛进度,位于长江中上游结合部的三峡水利枢纽25日再次加大下泄。当日下午2时,三峡出库流量调高至约1.7万立方米每秒,高于1万立方米每秒左右的上游来水量。自加大下泄以来,三峡水库水位消落进度加快,当日水位较前一日下降约0.5米,大坝下游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地沿江水位相应持续上涨。

·大成网急聘广告AE·IT英语出国教育直通车据了解,从1日至3日,受上游来水量减小的影响,泸州二郎滩水位从1.4米退至0.18米,泸州航道局立刻采取应急方案,相关领导于1日、2日,随船至泸州辖区内的重点浅滩小米滩进行现场维护,派遣航道工作人员驻守,并同一时间对外发布航道通电,提醒过往船只,航行时注意观测江水水位的变化,做到合理装载,确保船只安全航行。

“由于流量减小,水位偏低,目前航道维护非常困难,原计划5月份3.2米的航道维护水深不得不调整为3.0米。”长江航道局航道处处长邓乾焕说。

雷波县是凉山州东大门,溪洛渡水库区处于攀西-六盘水地区的核心地带。攀西-六盘水是我国资源最富集的地区,该地区不仅有丰富的水能资源,而且还有种类多、储量大的矿产资源,以及充足的光、热资源和生物资源,被誉为“聚宝盆”,“得天独厚”。溪洛渡水电站开工建设,已大大改善了该县公路运输。随着溪洛渡水电站日新月异的建设步伐,该县航运码头建设提上了重要的工作日程。经过实地勘察,县交通部门与四川省交通厅内河勘察设计院共同设计的水运码头规划已完成,正送相关部门和人士征求意见。规划从金沙江下游至上游分别建下河坝、洋丰、施可丰、大河湾、金沙口,抓抓岩、沙坪子和卡哈洛8个水运码头。据县交通局海事处负责人介绍,下河坝码头主要是方便游客到省级风景区马湖旅游。洋丰和施可丰码头是本公司专用码头;上游的抓抓岩、沙坪子和卡哈洛码头主要为该县丰富的矿石外运而设置;大河湾和金沙口码头将发挥综合功能。待到溪洛渡水电站下闸蓄水时,雷波将成为凉山州“通江达海”的金沙江流域水运枢纽基地。

此次三峡枢纽调度并未给下游沿江群众生产生活和航运带来明显影响。记者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看到,长江汉口段水位明显升高,虽然江水颜色开始混浊,但江上运输货物的船舶秩序井然,市民生活未受明显影响。

记者从泸州航道局获悉,溪洛渡水电站计划于5月4日开始蓄水,直至6月下旬,初期蓄水位将达到540米。那么,在溪洛渡水电站第一阶段的蓄水期间,向家坝下泄流量只及同期天然来水量的35%至56%。届时,长江泸渝段航道维护工作将受到很大影响,主要表现为江水水位降低、水位变化幅度的频繁,使辖区重点浅水道航道维护尺度吃紧,维护难度大大增加。

邓乾焕表示,目前这个流量不能满足3.2米水深的要求。为了保证航道畅通和营运船舶安全,航道部门安排信号台延长了开班时间,继续对控制河段进行指挥;要求宜宾、泸州、重庆三个辖区航道管理部门密切关注水情变化,调集维护船艇,增加重点浅滩进行测量频次,及时调整航标。同时,重庆航道工程局已调集3艘疏浚船前往重点险滩施工。

日前,记者从雷波县交通局海事处获悉,该县依托溪洛渡、向家坝等巨型水电站梯级开发,将在境内145公里长的金沙江沿岸修建8个船运码头,建成攀枝花—凉山—宜宾水运航道,实现金沙江与长江航道对接,水上运输通江达海。

自三峡枢纽增大下泄以来,长江中下游水位持续见涨。25日下午,湖北宜昌、沙市、汉口,以及江西九江、安徽大通水位出现上涨。其中汉口17时水位达到22.65米,高出历年4月最高水位约0.4米。

记者从泸州航道局了解到,4日,位于金沙江的溪洛渡水电站首次下闸蓄水,这让距金沙江约125公里的长江航道泸州段辖区面临巨大考验。

有专家指出,目前宜宾段流量起不来,与金沙江、岷江多座水电站同时蓄水有关。资料显示,仅金沙江中下游,建成和在建的水电站就有11座,其中,已建成的溪洛渡水电站于今年5月4日开始下闸蓄水,当天经下一级电站向家坝出库的下泄流量仅为每秒1450立方米,较天然状态下明显减少。

据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负责人介绍,长江上游溪洛渡、向家坝,以及中上游三峡和葛洲坝已基本实现一体化远程调控,也就是“四库联调”,可根据来水量变化,适时制定整体调度运行方案,科学控制水库水位消落进度。

溪洛渡水电站位于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向四川盆地的过渡带,地处四川省雷波县与云南永善县接壤的溪洛渡峡谷段。溪洛渡水电站是金沙江下游四个巨型水电站中最大的一个,装机容量与目前世界第二大水电站伊泰普相当,总装机容量为1260万千瓦,年发电量位居世界第三,为571.2亿千瓦时,相当于三个半葛洲坝,是中国第二大水电站。

在自然条件下,每年4月中下旬,长江干线宜宾以下河段水位会开始逐步上涨进入丰水期。但是,目前金沙江和岷江加起来的流量只有每秒2500立方米左右,而长江重庆航运工程勘察设计院研究表明,每秒2500立方米只相当于枯水期的流量,要保证宜宾以下河段3.2米的航道水深,流量不能低于每秒3200立方米。

实时水情信息显示,金沙江上两座水库出库流量保持在3000立方米每秒的水平,超过水库来水量,库水位也正在缓慢消落。

“溪洛渡电站是拦蓄了一些流量,但是严格按照国家批准的向家坝下泄流量不低于每秒1400立方米执行的。宜宾至泸州段流量不足,与岷江流量偏少也直接相关”。三峡总公司向家坝工程建设部主任顾功开解释。资料显示,5月2日8时,岷江出来的流量仅每秒635立方米,不到历年同期的一半。

为保障防洪安全,长江防总日前要求,三峡及上游水库群须加快库水位消落,为可能发生的大洪水腾出库容。为此,三峡枢纽自22日晚以来逐步加大下泄。同时,长江上游金沙江流域的向家坝和溪洛渡两座大型水电站也在科学调度下加快腾库进度。

从长江航道局获悉,虽然长江流域目前已进入汛前丰水期,但上游宜宾至泸州段却只相当于枯水期的流量,已经危及航运船舶的安全。相关人士称,这可能与金沙江、岷江多座水电站同时蓄水有关。

长江干线的起点位于四川省宜宾市,金沙江和岷江在此汇合后向东奔流,形成全长2838公里贯通七省二市的黄金水道。近年来,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上游沿江城市水运需求逐年上升。从2005起,国家先后投入3.5亿元对上游宜宾至重庆380公里航道进行了系统整治,改善航道条件。2011年,长江航道局将这段航道等级提高到三级航道标准,并将每年5月份的航道水深按3.2米维护。

本文由金沙简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第二大水电站溪洛渡蓄水,三峡枢纽加大下泄备战防汛